2014年12月25日 星期四

按「泰」爽 — 泰式按摩初體驗

昨天我們去體驗泰式按摩,因為在泰國很棒很便宜,所以想在台灣再去體驗一次。
結果在台灣一位臉部姣好的徐娘按我(我太太要求老闆-_-),和一位年紀更大一點的阿桑幫我太太按。在做洗腳服務時,我仔細端詳了我的按摩師,我發現她其實長得像泰國女星,我心裡暗爽。想說要找徐娘,結果來了熟女。

她們都衣著整齊,由於客人很多,我們被分在一間有小隔間的房間。因為大房間現在都有人。我和我太太一人一間。她們要我們全身脫光,換穿一件黑色紙三角內褲。有點小,我太太有點嚇到,因為尺度很大。我們在泰國玩得是藥草按摩,有換穿浴袍,但沒有這樣。後來我們才知道,我們傻傻選了油壓。油壓當然是得全身脫光的,才開始按。

我怕被笑保守(泰國人很愛開玩笑,我一直沒有說我去泰國在芭達雅旅館游泳池的事),所以,鼓吹、慫恿太太脫掉一切,穿上黑色紙三角褲。接著臉部朝下,躺上床。這床就是一種頭部挖洞的床和枕頭,全部有放不織布,給人感覺很衛生。按摩師進來,我臉部朝下,她開始按經略,並用全身的重量來壓脊椎,做骨輪,說實話還滿舒服的。她先按左腳右腳,依序往上,接著,她做了一件我有點驚訝的事情:她扳開我的紙內褲,露出半個屁股,開始針對屁股、大腿上的穴道按摩,還有睪丸下方的那段筋。左腿右腿各一,上驅幹與左右手臂均是如此。

按摩完後,開始上精油。精油是推的,那就更舒服了。一樣到了鼠谿部,她將我大腿扳開,開始沿著大腿內側到睪丸旁邊的內側,推拿。這其實令我很舒服也很敏感。

雖然我漸漸放鬆,但我免不了情色的幻想。我很擔心等一下翻過來時我一柱擎天。於是我腦海開始念泰語的〈除婬欲咒〉,於是那種下體的腫脹感有消除些了。而我儘量讓自己放鬆,進入半睡半醒的狀態,而她也開始油推上半身,我也就更不用擔心屌了。

上半身推完了以後,轉完骨輪,她要我翻過來,我變成正面朝上,她開始又油推腳、小腿、大腿、大腿內側、鼠谿部,以及睪丸下方的那段筋。而且她會重複很多次,我開始擔心我會勃起,她撫摸著我每一吋肌膚,所以當然會發現我的肌肉變僵硬了,她帶著口音說:「放鬆、放鬆喔」,然後繼續摸(大概要重複二十遍,整個按摩二小時)。我為了轉移注意力,開始和她聊天,發現她中文很好,她說他來台灣很多年了,我說是嫁來台灣,她突然有點惱怒地說:「我偷渡來的、游泳來的!」我只好趕快說:「沒有啦,我覺得你按得很好、很舒服,你按這麼好,你先生一定很幸福。」她笑出聲來。動作變得溫柔、仔細。

房間燈光昏暗,會給幾近全裸的我安全感,我現在正面朝上,她很仔細撫摸、按壓我的下半身,我頭上放了熱毛巾,整個過程,我是看不到她的表情的,那使我全部的感官更注意在她的手上。

就在她又按到鼠谿部時,我勃起了,毫無邪念的。我感到紙內褲被我撐起,因為涼絲絲的。我不知道我的老弟有沒有跑出來,因為我看不到,但是她的動作有遲疑一下。大概過了十秒,她又繼續推我勃起的屌附近,也許因為油推血液循環佳的關係,我可以感覺到我的充血的屌的股股脈動。

很奇怪的,一開始我很擔心我勃起的尷尬,但現在我卻又處之泰然了。倒是她問了句奇怪的話,她說:「先生,你有在運動厚」

「有阿,我有在騎腳踏車。」除此之外,平日晨泳,假日在居住社區附屬的健身房做重量訓練(這裡又是一次春光意外啊),所以,雖然不是運動健將,但還算健美。

「難怪,你的肌肉跟"肉"(她大概是指脂肪 )摸起來很結實又很勻稱。(她不是用這二個中文詞,但大概是這個意思)」

旁邊按我太太的師女傅說了幾句泰語,她聽了笑了出來,她說:「隔壁的說你大概180公分80公斤,但是身體全沒有『氣節』,很好!」(我也不懂什麼意思,大概很胖又不常動的人,身體皮膚會有橘皮和感覺死死的脂肪堆積吧?)

我說:「你跟她說她猜得很準!應該是客人的身體看得很多了,也摸得很多了,哈哈。」
她果然用泰語先對方說了,對方也笑了出來。

言談間,我們氣氛變得很熱絡,我太太的白嫩皮膚、渾圓奶型與怕痛,被拿出來讚美與開玩笑,我太太也跟她們說說笑笑。或許因為這樣,她繼續嘴裡繼續讚美我的身材(其實我胖胖的,但反正人愛聽好話),因為身體感受溫暖輕柔的撫摸,耳裡聽著讚美的話,我的身體有點變熱、心裡飄飄然,進入某種想幹的狀態了,肌膚變得非常得敏感。我因為身體很舒服、心裡很爽,自制力降低,我稍微拿開遮眼的毛巾,小聲地說:「你也很漂亮!」然後比一個「讚」的手勢,她笑得無聲,但表情卻非常開心。接著,她又按壓我的「改邊」(大腿內側與睪丸連接觸)的穴道時,我叫了出來,身體抖了一下,我感覺到我勃起的屌碰到她正在按壓的手背(?),我趕緊改叫成笑(我怕被太太發現),她也很厲害地接著說:「喔~你怕癢喔,你疼老婆喔~」房間就充滿我們的笑聲。(果然是有經驗的徐娘)

結果,她換去按左邊的穴位時,我又爽得叫出聲了。這時,她溫暖的手摸著胸口,有點靠近我說:「你太緊張了,沒辦法好好壓」,我拿起毛巾,看著她,接著,她立起身大聲說「先生,你第一次按油壓厚,放輕鬆、放輕鬆,就不會癢了。我現在幫你壓了個尾椎的穴位,你說好不好呢?」我說:「好阿,沒問題」

「那太太同不同意呢?」她問?

我太太聲音濛濛的,說了聲「嗯」大概舒服快睡著了吧?

她示意我起身,比了個「噓」的手勢,要我跟他開小門離開(另外有大門對外,小門通各房間,很怪的設計),到了另一個房間,另一個檯子,她示意我躺上去,躺上去時,我的內褲因為熱油浸染(應該不是前列腺液)變得濕爛,加上上床時,我勾到放精油的活動推車檯角的邊角,內褲就扯掉了,我勃起的屌當然就繃了出來,一覽無遺了。我對可能發生的事情胡思亂想,但又不知所措,我眼睜睜地看著她,說:「不好意思、不好意思……」但我沒有遮屌,我既羞赧又傲然地展示著它——此時還有什麼好遮?她帶著似笑非笑,對一切很了然的表情,她示意我好好躺下,我整個身體,還有我勃起的接近17公分、4.5公分粗的熱屌,就這樣暴露在她面前。

她說了幾不可聞的泰文,我說「啥?」

她笑著說「年輕男生第一次來油壓多少都會這樣。讓我來幫你,好嗎?」她的泰國口音加上溫柔的問法,使我毫無招架之力。我點點頭。

她調弄熱精油,再次為我塗滿全身,並在各個穴位處加壓,非常舒服,我一直處於一個舒服但又興奮的狀態。這次的按法跟剛才不太一樣,精油的氣味也很特殊,一種青草膏與辛辣、清涼氣味混合在一起的氣味,然後,我開始出汗,我也感覺到她也在出汗。

她直接幫我在屌上敷以熱精油,撫弄它,並按壓睪丸下的穴位,並按摩卵袋,我爽得全身緊繃,但她要我繼續放鬆,我想到到我延遲射精的方法,就是幹事想著別事,但今次我沒辦法,因為這經驗對我而言,太少見、太新鮮,也太刺激了。不過,我有試著放鬆自己,讓注意力不要緊繃在小腹、屌上與臀部。她手的套弄,時快時慢,時淺時深,柔捏龜頭與包皮的締結,也撫觸龜頭上的蕈沿施點力往上擠弄到馬眼,又往下套弄直到蕈沿,並沿著蕈沿,用指甲刮過一圈,微疼與快感交融,像是在品嚐泰式珍饈檸檬魚——酸、辣、鮮味併陳。

她也會緊握鐵硬的根部,像在灌香腸餡地用力擠壓,並伴隨著另一手的指法在睪丸下方按壓。而在我發出「歐歐歐」的爽聲的同時,她又會迅速地套弄,像是高空彈跳的迴力索,在快出現重力加速度的快感極限時,一陣抽離,你又被拋上了天際。
我的快感也像是塗在厚片土司上的極品奶油,烤箱在緩慢、穩定升高的快感高溫中,溫潤地融化,將整片土司,浸滿金黃色的奶油,溢著濃濃的、令人幸福的香氣。

「啊~啊~啊」,我的喉頭滾動,忍不住低吟,四肢微微蜷曲、顫抖。這種綿密的微快感,不會讓我馬上射,但所疊累的快感海浪,卻一波又一波、一陣又一陣的襲來;我想我並非在浪頭上衝浪,享受極度的快感,而是像一瓶啤酒開瓶後,湧溢出來的綿密泡沫。

一切都似乎很緩慢,但快感的奔洩卻又很快速;我似乎進入慢動作的世界,但腦海思維的速度不變,一切感官的訊息,鉅細靡遺的流遍周身,充盈在的身體、腦海與心頭上。

我好想射,但又不想射。我想永遠馳騁於這快感的高原。

如此來個七十個七次,我已經爽得不知今夕是何夕,前列腺液已經濕滑如香甜的椰汁,突然,我感到一陣不一樣的溫熱與柔滑,勉力爭開迷濛的眼,天啊!她正在為我吞吐!一瞬間,不是因為快感,而是某種莫名的感動,從心裡深處湧出,整個身體深度直達肌膚,所有的快感像是慢速攝影快轉千朵花蕊的綻放,從我所有的毛細孔爆炸開來,我的魂魄、精力如氤氳飄散。

她的嘴甫一幫我的龜頭拔完罐,生命之泉立刻從馬眼噴出,像是大地初生,洪荒一片,從地隙中冒出來熱泉。

一片寂靜,還有就是喘息。我睜開眼,對她微笑,「謝謝!真的很棒!我覺得很幸福。」我握住她的手。

她扶我起身,走向浴室,要我洗去一片狼籍,當她轉身要離開時,我一股濃情蜜意油然而生,意亂情迷,竟想抱住她親吻。

她呵呵笑了笑跳開,說:「時間快到了。」我脫口而出,說「我下次來還是找妳」,她還是笑,只說她是二號。

清洗,著裝完畢,我回到原來的房間,太太也剛完成,她整個像是微醺一般,遍體通紅,等她清洗、著裝後,我們互相扶持下樓,喝了下薑茶,這過程,有機會我就瞅著二號不放,她經過我們,也是帶著禮貌微笑,直到那時,我的快感才退場,一絲理智才進場。尋思:這是她的工作!她真專業!

我們結完帳,要價不斐。回去家裡,當晚,太太的身體似乎開竅,我們做了一場雙方都很滿意的性愛,但不可否認地,我除了把某些技巧帶進來,當我在抽插時,郎屌如鐵,而郎心想著誰呢?